今天是: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     
 
 
首页 >> 党史回眸 >> 人物聚焦 >> 正文

毛泽东在1921年的思索
2011-08-30

    毛泽东是伟人。而在党成立的当年,毛泽东还有过这样的志向,1921年1月16日,毛泽东在新民学会聚会时说:“我可愿做的工作:一教书,一新闻记者。”“想学一宗用体力的工作,如打袜子,制面包之类,这种工作学好了,向世界任何地方跑,均可得食。”当月,在给友人的一封回信中他还说:“弟有一最大缺点而不好意思向人公开者,即意弱是也。”假如,毛泽东当教师、当记者;假如,毛泽东去打袜子、去做面包;假如,毛泽东“意弱”。我们党的历史会是什么样呢?

历史是不能假设的。但确凿的史实告诫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共产党人:“如果没有毛泽东的领导,中国人民至少还要在黑暗中探索很多年才能取得胜利。”(邓小平语),历史既没有让毛泽东当职业的教书先生、新闻记者;毛泽东也没有选择袜子工、面包工。历史必然要锻造出“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”的伟人——毛泽东。一九二一年的毛泽东在思索。

用“俄式”改造中国

“大雪满城,寒冷绚烂,景象簇新”。这是《毛泽东年谱》描述1921年长沙的元旦,正是在这一天,毛泽东在新民学会长沙会员大会上作了第一次发言。他说:解决中国社会问题,有两派主张:一派主张改造,一派主张改良。改良是补缀办法,我们应主张大规模改造。“中国的问题本来是世界问题,然从事中国改造不着眼及于世界改造,则所改造必为狭义,必妨碍世界。”毛泽东主张用“俄式”改造中国和世界。

在元月的第二天的发言中,毛泽东分析说:世界各国解决社会问题有下列几种:一是社会政策(指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德国一些经济学家提出的一种社会改良主义,后流行于欧美以及日本,二十世纪初传入中国。社会政策主张,阶级协调,由国家或其他社会力量制订劳动法规,实行社会保险,成立工人组织,兴办福利等);二是社会民主主义(反对无产阶级实行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,主张议会道路、民主选举和阶级调和);三是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(列宁的主义);四是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(罗素的主义);五是无政府主义。

这五种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,到底哪种适合中国呢?毛泽东分析的结论是:社会政策,是补苴罅漏的政策,不成办法。社会民主主义,借议会为改造工具,但事实上议会的立法总是保护有产阶级的。无政府主义否认权力,这种主义恐怕永世都做不到。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,如罗素所主张极端的自由,放任资本家,亦是永世做不到的。“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,即所谓劳农主义,用阶级专政的方法,是可以预计效果的,故最宜采用。”

解决当时中国社会问题,走十月革命道路“最宜”,这就是毛泽东在建党当年的坚定信念。这种信念,经他大手笔改造后的“预计效果”,就是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。中国历来就是世界的中国,没有中国的世界是不完整的世界。中国的问题就是世界的问题。新中国的建立,彻底改造了中国社会的面貌,从而也改变了世界的格局。

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根据

1921年1月21日毛泽东在给法国留学的蔡和森的回信中就说:“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,这是事实,不像唯理观之不能证实而容易被人摇动。”唯物史观,是共产党的命根子。犹如“实事求是”一样,任何人、任何时候都不能摇动。动摇了,党非出大乱子不可。

仅举一例。1971年“九一三”事件之前,毛泽东在南巡往返途中,针对林彪大搞唯心史观,对沿途的干部说:天才问题是个理论问题,他们搞唯心论的先验论。我同林彪谈过,他有些话说得不妥嘛。比如他说,全世界几百年,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天才,不符合事实嘛!马克思、恩格斯是同时代的人,到列宁、斯大林一百年都不到,怎么能说几百年才出一个呢?中国有陈胜、吴广,有洪秀全、孙中山,怎么能说几千年才出一个呢?什么“顶峰”啦,“一句顶一万句”啦,你说过头了。一句就是一句,怎么能顶一万句。不设国家主席,我不当国家主席,我讲了六次,一次就算讲了一句吧,就是六万句,他们都不听嘛,半句也不顶,等于零。什么“大树特树”,名曰树我,不知树谁人,说穿了是树他自己。“要读马、列的书,我希望你们今后多读点书。高级干部连什么是唯物论,什么是唯心论都不懂,怎么行呢?”

当然不行!林彪、“四人帮”等搞唯心论的灾难与下场是众所皆知的;毛泽东、邓小平等按唯物论办事的伟大成就与辉煌也是众所周知的。正反两方面的党史反复证明:无论是高级干部,还是普通干部若不“多读点马列的书,连什么是唯物论、唯心论都搞不懂,”一旦“迷信盛行”,必然大祸临头、灾难无穷。

谋全阶级的根本利益

1920年11月湖南工运领袖黄爱、庞人铨在长沙成立了“湖南劳工会”,并出版了《劳动周刊》,1921年11月在“劳工会”成立一周年的时候,毛泽东写了《所希望于劳工会的》一篇文章,发表在《劳工周刊》上。他说:“劳工会现在已周年了,我同情于劳工会也一周年了。为什么独同情于劳工会?劳工神圣,一切东西都是劳工做出来的。”当时,毛泽东寄希望于“劳工会”和“劳工”的目的在于:“养成阶级的自觉,以全阶级的大同团结,谋全阶级的根本利益。”并说“我要向工友们简单说几句话,当一杯酒,热一热诸君的肚子:不劳动的不得食!劳动者获得罢工权利!劳工神圣!各尽所能,各取所需!全世界都是劳动者的!”

劳工神圣!毛泽东一生重视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,让工人阶级领导一切,让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;工业学大庆、农业学大寨等等。以至于晚年热搞“阶级斗争”。阶级斗争搞错了,但依靠无产阶级建立新中国、建设新中国,让工人、农民当家做主是毛泽东一辈子的初衷,也是我们党一贯的原则。

几点杂忆

1921年的毛泽东28岁,这一年与建党有关的几件事,需要我们后人追忆:

一月,曾计划赴俄。说:喜研究哲学,吾人唯有主义之争,而无私人之争,主义之争,出于不得不争,所争主义,非私人也。二月,回家过春节,劝弟弟毛泽民把家里的事安排好,走向社会,参加革命,要舍家为国,舍己为民。说:房子可以让给人家,田地可以给人家种,我们欠人家的钱一次还清,人家欠我们的一笔勾销。三月,与何叔衡等发起组织长沙中韩互助社,支持朝鲜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。四月,发表文章,主张女子要有财产权和婚姻自决权。五月,到岳阳等地进行社会调研,投稿《通俗报》,“文章优美、特别调皮”。六月底,与何叔衡赴上海参加中共“一大”。七月,在“一大”上与周佛海共同担任记录。八月,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在上海成立,毛泽东任湖南分部主任。九月,再次表示:赴国外求学,至少五年,地点俄国。后再回国,从事所欲办之事业。十月,在长沙建立中国共产党湖南支部,毛泽东任支部书记。十一月,在长沙领导各人民团体举行纪念十月革命四周年大会。十二月,同易礼容等在长沙会见共产国际代表马林。月底,赴安源煤矿考察。

(倪德刚作者单位:中央党校科研部)

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2011 © 中共沈阳市苏家屯区委组织部主办 区纪委、区委宣传部、区委党校协办
地址:沈阳市苏家屯区翠柏路14号 邮编:110101 电话:024-89812076 传真:024-89812076 E-mail:zzxx@sjtdj.gov.cn
辽ICP备1400642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