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     
 
 
首页 >> 党史回眸 >> 人物聚焦 >> 正文

张寒简介
2014-02-11

张寒,原名张俊芝,1910年2月26日生于沈阳市苏家屯区大沟乡大洼村。

大洼村地处沈阳与辽阳交界处的丘陵地带,距沈阳市、辽阳市、本溪市均30公里。山村偏辟,捐税如毛,民贫如洗。张寒的父亲是个农民,又是粉匠,自种几亩薄地,农闲时给人家漏粉,维持全家八口人的生活。日子虽艰难,但还勉强过得去。所以张寒得以读四年小学,又读了三年私塾。然而,捐税日益增长,日子日渐难过。张家不得不卖地求生,也无法进一步满足他强烈的求知欲望。但家里已无地可种,他便求人拜到老中医崔福堂门下,学习医道,算是从家里带出去一张嘴。三年学成,已是1930年。他开始独立行医,虽收入微薄,但可聊补赤贫的家庭生活。

青少年时期的生活环境,造就了他勤劳、俭朴、好学、向上的个性,贫困和友爱铸就了他爱家乡、爱祖国、爱人民的情操。终于,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,他跳出了为养家糊口而奔波的小天地,投入为民族、为本阶级的解放事业而斗争的洪流,并成为中国共产党在苏家屯地区建立的第一个支部的成员。

1931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“九·一八”事变。日本侵略者把东北人民置于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。张寒的家乡也发生了重大变化。他的族兄张一吼、小荣官屯村的李兆麟等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成员从北平回乡,宣传抗日救国;北平、河北的党组织派共产党员冯基平、共青团员林郁青等人来到此地,组织民众进行反帝反封建斗争;当地的一些绿林好汉,拉帮结伙,拿起刀枪,举起抗日大旗,燃起遍地烽烟。张寒从共产党的政策主张中,从民众的英勇斗争中,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,他决定与张一吼一起投身到抗日洪流中去。1932年5月,中共河北省委派夏尚志到沈南巡视,来到大洼村。经张一吼引见,张寒与夏尚志相识。他们一见如故,共同倾诉爱国之情、救国之志。夏尚志讲述了阶级斗争、民族解放的革命道理,讲述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,批判了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。夏尚志的讲解深入浅出,令人信服。张寒又一次受到了系统的革命思想的教育,从而更坚定了他投身革命从事抗日救国的决心。

当时,中共北平市委、河北省委派来的党员、团员在这一带农民群众和各抗日队伍中,经过大量宣传教育工作,已经组织起反帝大同盟、农民反日会、妇女反日会和少年先锋队等革命的群众团体。在以小堡为中心的十几个村屯里,群众反帝反封建的斗争情绪日渐高涨,斗争如火如荼。1932年5月,张寒加入了反帝大同盟,并与族兄张俊庸等人组成反帝大同盟大洼村支部,张寒任负责人。从此,张寒就有组织地、全身心地投入革命活动中去。农村游医的职业,给他的工作造成很大方便。他深入到贫苦农民家里,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,讲述共产党的抗日主张,揭露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,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。5 月,冯基平、林郁青、李兆麟等同志秘密印制了千余份传单,准备乘娘娘庙会群众云集之机散发,以扩大党的影响,进一步发动群众。5月23日农历4月18日),张寒与反帝大同盟的盟员及少先队员们,分头去朝官寺、砬子寺等地去“赶庙会”。他们冒着极大的风险,巧妙地把传单送到群众手中。传单所产生的影响波及百里之外。日寇看到传单,不知这里来了多少共产党,惊恐万状,派兵前来追剿,却看不到共产党的踪影。无奈,往附近山头上乱打一顿炮,为自己壮胆,回去交差。

在艰苦的斗争中,张寒的斗志日盛,百折不挠,信仰坚定,日趋成熟。北平、河北派来的同志与中共奉天特委接上关系之后,奉天特委派遣当时在共青团奉天特委工作的王一青等同志到大洼、小堡一带与关内派来的同志共同工作。经过在实际斗争中考察,王一青于1932年7月介绍张寒、张俊庸二人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同时成立大洼支部,临时指定张寒任支部书记。十几天后,王一青带着特委指示,决定张俊庸任支部书记,张寒负责宣传工作和青年工作。

根据奉天特委指示,大洼支部要重点发展工人和赤贫农民参加革命。村里有一个曾经在千斤寨当过煤矿工人的王某(人称王老歪),他是一个孤苦伶丁,境遇很苦的人,也是一个为谋生而到处闯荡、见过世面的人。张寒对他进行宣传教育,立刻引发了他强烈的革命欲望,满腔热情的投入革命工作。经张寒引见,王一青与王老歪进行了谈话。王一青认为可以发展他入党。这期间,张寒在大洼村发展了5 名少先队员,组成一个小组。

处在“三座大山”压迫下的农民群众,有如遍地布满极易点燃的干柴。由于张寒和北平、河北派来的党员、团员深入的工作,这一地区的斗争轰轰烈烈,方兴未艾。

1932年8月末9月初,沈阳周围的抗日义勇军连续三次攻打沈阳城,敌人受到沉重打击。于是日伪军派重兵到处搜剿,软硬兼施。活动在沈阳南郊的抗日义勇军第二十一路军、第二十四路军所属各部有的被打散,有的被分化瓦解。沈南地区的抗日斗争形势转入低潮。革命的群众运动从来都以革命的枪杆子为后盾。这一带义勇军的斗争被压下去以后,敌人的搜捕在继续,所以北平、河北派来的党员、沈南大洼支部的党员便难以开展工作,相继奉命撤离。根据奉天特委指示,张寒、张俊庸转移到市内。

10月初,张寒按上级指定的接头地点,先后与田黎平、黄哲焕、张子和等奉天特委的同志取得联系。张子和按特委指示,与张寒商谈了关于继续在沈南大洼、小堡一带开展工作,并趁秋收时节,发动群众,掀起分粮斗争的计划。

10月6日,按上级指示,张寒到沈阳小西关马泡子沿胡同20号民乐铁工厂(党的秘密活动地点)参加特委扩大会议。下午3时20分,与会人尚未到齐,突然被日本宪兵包围,在场的奉天特委负责人吴天星以及张子和、黄哲焕、张寒、张俊庸等六人被捕。事后才知道,这是由于会前叛徒张广骞告密所致。由于黄哲焕被捕后叛变,致使崔云何、李君镐、柳顺春、尹昌燮、李维周等同志被捕。奉天特委遭到大破坏。

面对生与死的考验,张寒无愧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员。他被捕后,先后被押送日本宪兵队皇宫分遣队、日本宪兵队奉天本部、日本警察署地下看守所等处刑讯;不久被引渡到伪奉天模范监狱(北未决);最后,本案上交新京(长春)伪最高法院审理,直到1933年末才结案。

在日本宪兵队,张寒与战友们一起经受了不可言状的折磨。日本人对“政治犯”的审讯是极其残酷的。日本宪兵队使用的第一招就是威胁、诱降。叛徒黄哲焕多次被派到关押张寒的监房来,给他讲述日本宪兵怎样给犯人灌凉水、灌洋油,怎样鞭抽棒打。张寒一听便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立刻对这个昔日的“同志”警惕起来。果然,黄哲焕后几次到此监房时就撕掉了“遮羞布”,直接“劝告”说:“我已经全招了,你也别遭罪了,也照实招了吧。”张寒厉声斥责道:“我什么情况都不知道,招什么?象你一样胡说八道去陷害人吗?”以后敌人不得不把张寒和叛徒一起带去审讯,当庭对质。但张寒一口咬定自己事先编好的“供词”:“我是做小买卖的。因母亲闹眼睛,我到小西关回回营去买羊肝给母亲治眼睛。途中遇到宪兵,怕惹是非,躲到这家铁工厂里去。没想到一起被抓了来。”对黄哲焕对质的话一概“听不懂”,全部否认。日本宪兵本想在这个年仅22岁的小伙子这里打开缺口,结果大失所望,于是恼羞成怒,当即把他按倒在地,毒打之后,开始灌凉水,直灌到昏死过去拖回监房。

9 7 3 1 2 4 8 :

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2011 © 中共沈阳市苏家屯区委组织部主办 区纪委、区委宣传部、区委党校协办
地址:沈阳市苏家屯区翠柏路14号 邮编:110101 电话:024-89812076 传真:024-89812076 E-mail:zzxx@sjtdj.gov.cn
辽ICP备14006427号-1